分享到:
佛学,佛法
鸠摩罗什简介
鸠摩罗什开示
鸠摩罗什文集
首页 >> 佛学文库 >> 法师 >> 鸠摩罗什 >> 鸠摩罗什文集 >>  《鸠摩罗什传》 龚斌
当前位置: 楞严咒首页 >> 佛学文库 >> 法师 >> 鸠摩罗什 >> 鸠摩罗什文集 >> 《鸠摩罗什传》 龚斌
 《鸠摩罗什传》 龚斌

《鸠摩罗什传》 龚斌

简介目录

纪念伟大的弘法者鸠摩罗什大师

凡是中国文化史上真正的大师,都会让我深深怀念、感激,由衷赞叹并敬仰。

生活在距今一千六百多年的鸠摩罗什,是中国佛教史上的旷世高僧,千年不遇的天才。他的出现以及他对中国文化的卓越贡献,是中华民族的骄傲。千年的历史潮流淘尽了多少杰出人物,鸠摩罗什的传奇人生和精神品格,时间愈久而愈见光辉,具有永恒意义。

我阅读并倾心于鸠摩罗什,始于十多年前写作《慧远法师传》之时。他的传奇人生和译经事迹,如磁石一样强烈吸引我,由此萌生写作《鸠摩罗什传》的念头。到了前年下半年,再难压抑再现鸠摩罗什的欲望,遂以五个月的时间,一气呵成。

我之所以念念不忘千年之前的这位高僧,主要原因有二:

一是鸠摩罗什在佛教翻译史上的伟大贡献。早在他之前的三百年左右,即东汉明帝年间,佛教开始传入东土。一代一代西域东来的僧人,跋涉关隘险阻,带来了数不清的佛经。但早期的佛经翻译,由于华戎两种异质语言之间转换的不易,致使传译常常失真。大乘佛教的精义蕴而不明,妨碍了佛教传播的进程。

时代翘首以待天才的出现。后秦姚兴弘治三年(401),鸠摩罗什历经时日漫长的困苦,艰难跋涉,终于来到长安。随着天才的到来,佛经翻译开创全新的时代。大师鸠摩罗什在一批杰出弟子的协助下,译出《阿弥陀经》、《金刚经》、《法华经》、《维摩经》、《大智度论》、《中论》、《百论》、《十诵律》等数百卷重要佛典。鸠摩罗什的译作,不失原义,又保存梵文原本的语言趣味,通俗、简洁、流畅,富有吟唱韵味和文学美感,臻于佛经翻译的极致境界,后人难以为继。今天,当我们翻开佛经,或者瞻仰古寺中的经幡,诵读上面鸠摩罗什所译的经文,那么典雅有韵味,感念与敬仰之情油然而生。

二是鸠摩罗什精深的佛学义理对中国文化的深远影响。在他之前,佛教虽已在东土传播了数百年,但由于佛典不完备、翻译失真,以及中印两个民族思维方式的巨大差异等诸种原因,本土僧人对印度佛教的原义理解往往不很准确。魏晋以降,玄学兴起,常用“有”“无”等传统哲学范畴解释佛教。鸠摩罗什来华后,审时度势,以译经为第一要务,通过译出《大智度论》、《中论》、《百论》、《十二门论》多种大乘佛教的根本经典,引进龙树为代表的印度般若、中观学说,大大提升了中土佛学的水平,为后世的佛学宗派三论宗、天台宗奠定了理论基础。

鸠摩罗什倾其全力译经,佛学著作大多散佚。然而我们读他所著《大乘大义章》、赠慧远之偈,义理精深,妙悟难及,境界极高,是灿烂的智慧之花。他的门徒成百上千,其中高足弟子有“四圣”、“八俊”之目,无不登堂入室,似众星捧月,形成中国佛教史上的奇观。最著名者僧肇作《肇论》,历来被誉为僧论中的“无上精品”。竺道生深刻理解般若之实相义,彻悟言外,称为“般若圣”。名师出高徒,从其弟子的佛学水准,不难见出鸠摩罗什的佛学造诣,既博且深,无端涯矣。

《孟子》说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。”大凡杰出人物,成大成就、大事业者,必有坎坷曲折、艰难困苦,身心两方面经受严酷的淬炼,方能凤凰涅槃,达到完美的境界。虽然,如鸠摩罗什那样的传奇人生,在历史上仍属罕见。他如璀璨的珍宝,闪耀着奇异的色泽;如深沉的长诗,充满情绪繁复的咏叹。鸠摩罗什的故事,波澜起伏、光怪陆离,使人着迷、浩叹、感奋、深思。

他是早熟的天才,七岁随母出家,九岁往罽宾游学问道,十余岁升座说法,誉满西域。二十余岁龟兹王为其造金狮子座,声名远达东土。他早期在西域的经历,已经如满园奇花异草,让人目不暇接,叹为奇观。然而最使我感动的,还是他以后在东土的弘法岁月。鲁迅先生曾赞誉“舍身求法”者为民族的脊梁。鸠摩罗什早年也有舍身求法的经历,但最能体现他精神品格的,则是舍身弘法的大愿,以及为实现此大愿,甘于忍受一切苦难的坚韧不拔。他那种超凡卓绝的精神品格,证明在理想的指引下,人类的意志力可以战胜一切自然和人为的险阻,创造辉煌的业绩。

鸠摩罗什的故事中有一母子对话的场面,我反复读之,感动莫名,认为这是理解鸠摩罗什精神品格的一把钥匙:罗什母亲往天竺求道,临别之际对儿子说:“《方等》深教,应大阐真丹。传之东土,唯尔之力。但于自身无利,其可如何?”罗什回答:“大士之道,利彼忘躯。若必使大化流传,能洗悟蒙俗,虽复身当炉镬,苦而无恨!”何谓信仰?何谓理想?何谓舍身利他?何谓大乘精神?何谓艰苦卓绝?何谓九死无悔?罗什的誓言便是最佳答案。

为使大化传之东土,鸠摩罗什牢记佛陀的教导,忍受一切苦厄:占领者吕光强妻以龟兹王女,逼他破戒;东去途中,吕光故意让他骑牛、乘恶马;在凉州被吕光父子拘系十七年,虚掷岁月,无所宣化;至长安后,姚兴欲使“法种“有嗣,逼他受十妓女,再次亏其僧德……葱岭可以悬度,流沙也能险涉,恶世无道给他制造的困境与耻辱却无可遁逃。面临“身当炉镬”般的种种劫难,鸠摩罗什苦而无恨,道义和使命高于一切。

鸠摩罗什之死是他的人生高潮,死亡是塑造他精神品格的色彩最浓重之笔。大师临终之际对他的弟子说:“自以暗昧,谬充传译。凡所出三百余卷,唯《十诵》一部未及删烦。存其本旨,必无差失。愿凡所宣译,传流后世,咸共弘通。于今众前发诚实誓:若所传无谬者,当使焚身之后,舌不焦烂。”纵观漫长的中国历史,有几人临终能发诚实誓?鸠摩罗什临终誓言,是真诚人格的最后表白,是对自己一生事业的充分自信。

道义、使命感、诚实,是鸠摩罗什精神品格的全部内涵。一个真正伟大的人物,这三者缺一不可。心中有道义,就会舍身利他,为民众创造福祉。有道义贵在担当,时刻不忘实现道义的使命,就会坚韧不拔,即使身当炉镬也无悔无怨。诚信是人的灵魂,品格的核心,真善美境界之源。鸠摩罗什译经之所以“存其本旨,必无差失”,便是诚实。而诚实又与道义密切关联。只有诚实的人才具有公信力,才有可能建立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不朽业绩,才能赢得一代代人由衷的爱戴和敬仰。读懂鸠摩罗什,道义、使命感、诚实这三个词,实在是关键之关键。

我在《鸠摩罗什传》的《后记》中说:“写作《鸠摩罗什传》的过程,既是涉猎佛学,也是自我人格完善的过程——我总是把读写古贤当作人生的修炼。鸠摩罗什忍辱负重,在苦境中始终不忘道义的担当,为钟爱的事业贡献全部智慧的精神品格,我相信会激励我的余生。”这段话,其实表达了我写作《鸠摩罗什传》的收获与感悟。如前所述,鸠摩罗什通过大乘佛经的翻译,向中国佛教界传入了龙树的般若学和中观义。过去我对中观义不甚了了,这次通读《中论》、《金刚经》,对“诸法实相”、“二谛义”始有所悟解。这是收获与感悟之一,指向学问。

如果说,鸠摩罗什的佛学属于“知”的范畴,那么他的弘法活动属于“行”的范畴。我最为倾心和赞叹者,正是上文所说的鸠摩罗什的道义、使命感与诚实。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鸠摩罗什的智慧深如海,高如山,我们无法企及。但完全可以以他为榜样,修炼自己的人格,践行自己的理想,诚实的生活和工作,创造真善美。这是收获与感悟之二,指向品德。

鸠摩罗什,这位千年罕遇的文化大师,距离我们已经十分遥远。但他就在我们身边。他不仅以无比精美的佛典译作供后世诵读、研究,而且以他独特的人生和高尚的精神品格,为后人敬仰、仿效。所以,鸠摩罗什不仅属于过去,也属于现在,并将属于未来。

伟大的弘法者鸠摩罗什,中华文化永恒的瑰宝!

龚斌撰于2014年9月6日


相关推荐

网友评论